父亲车祸骨缺损母亲出走 4岁男孩随父泉州流浪-tamiflu

父亲车祸骨缺损母亲出走 4岁男孩随父泉州流浪李少刚讲起这几个月的变化,忍不住哭了;浩浩喝着记者阿姨带来的牛奶,开心地笑了东南网(微博)11月17日讯(海峡都市报(微博)记者 陈晓婷 王金淼 文 图)“爸爸,小鸟为什么会飞?”“因为它有翅膀!”“那风筝为什么也会飞?”4岁的浩浩,曾是个多话的孩子。他好奇身边的一切,开朗、聪明、自来熟!如果没出意外,他现在应该在幼儿园上中班。他的爸爸,45岁的李少刚,原本是名建筑工,朴实、勤快。白天在工地上挥汗如雨,晚上舒坦地躺在床上,幻想着未来,想着两个孩子长大后的样子,想着等有钱了,回老家盖个宽敞的大房子……可是,这对曾经简单幸福的父子,如今,已经在泉州街头,流浪近3个月。爸爸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抹着眼角的泪花;儿子紧拉爸爸的衣角,生怕一放手,连爸爸也没了。每当被人问起时,浩浩总是说:“我睡地上,我们没家。”而这一切,都因去年的一起车祸而起……一场车祸 妻子离家儿女辍学李少刚来自重庆,4年前,一家人来到晋江内坑打工。去年7月31日,李少刚和往日一样,在工地干活。下午4点,他骑着摩托车打算回出租屋,结果在路上发生了车祸。车祸发生后,李少刚昏迷了7个小时。醒来后他发现,自己躺在解放军180医院的病床上,肋骨断了4根,头部外伤,右腿多处骨折。最严重的是,右足跟部的骨头缺损,需要多次手术才能恢复行走能力。由于李少刚未取得驾驶证,承担事故50%的责任,因此,法院判决下来后,他只获得7000块的赔偿。经过手术,李少刚骨折的右腿打了钢板。东拼西凑,花了7万多元。无力继续支付医药费,李少刚选择出院回家调养。医药费压垮了这个家,妻子在今年7月份,留下一双儿女默默离家出走。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李少刚需要去拆钢板。足跟部的伤情,也需要进一步手术治疗。可是,这1年多的遭遇,让他再也无法返回医院治疗。原本要上初一的女儿和上幼儿园中班的儿子,这学期因为无力支付学费等种种原因,都辍了学。11岁的女儿,为了减轻爸爸的负担,主动到饭店洗碗。从未做过家务的她,两只小手脱皮、皲裂、出血……躲在饭店角落里落泪,不敢让爸爸知道。饭店老板看孩子可怜,给她买了车票,让她回江西的外婆家。腿伤未愈的李少刚,带着儿子浩浩骑着那辆破摩托车,出门捡废品。一次夜里,李少刚顾着弯腰捡废品,浩浩坐在车上打瞌睡,一下子摔了下来,在地上蹭了一脸血,说到这,李少刚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李少刚带着远处那几件行李,在泉州四处流浪了三个月露宿街头 “我吃得了苦,可连累孩子,我受不了”卖废品,有时候一天也就几块钱。有次李少刚身体不适,躺在床上起不来。浩浩看到爸爸难受,不敢打搅。他默默躺在爸爸身旁,就这样饿了一天一夜。后来,由于拖欠房租,父子俩被房东赶出家门。所有行李都被扣下,没有补交房租就要不回来。李少刚老家的老房子年久失修,塌了。母亲早已过世,90多岁的父亲,跟着弟弟生活。弟弟日子也很苦,他不忍再给家人添麻烦。“每次我都跟他说过得很好,别担心。”老家回不去,父子二人开始流浪的生活。银行24小时ATM机室、医院走廊的空病床、救助站……这些地方,他们都住过。最近,他们流浪到泉州市区大洋百货附近的一家兴业银行的门口。这里的保安和清洁员,看他们可怜,都没驱逐他们。甚至还找来吃的,给浩浩填肚子。“如果没有这些好心人,我们早就饿死了。”李少刚说,他每次带孩子搭公交,司机都没收他们的钱。四处流浪时,也有不少好心人给他们买衣服、买吃的、送钱。“上个月,一位好心的女士,给我们买了衣服、毯子,还给了1000块钱。前几天,又有另一位女士,带浩浩买衣服,给我们买了很多吃的。”李少刚说,遇到的这些好心人,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勇气。每天晚上,李少刚腿部的疼痛就开始发作。脚底一直是麻的,没有感觉,脚踝不能吹一点风,不能受一点凉,否则,就像有无数的针在肉里面扎一样。可是,气温不断下降,寒风阵阵刺骨。每天陪儿子躺在地板上,他都久久不能入睡。疼痛并没有让他落泪。“我吃得了苦。”李少刚说,可是他接受不了,让孩子们也跟着吃苦。只要说起孩子,他的眼泪就止不住。走路时,浩浩一步都不愿离开父亲渴望手术 “术后,我就能找个工作,给孩子一个家”李少刚说,自从妈妈离家后,浩浩整个人都变了。浩浩很生妈妈的气,“妈妈是骗子,我不想找她。”浩浩说,妈妈离家那天,跟他说去买西红柿,可是再也没有回来。“以前他都不吃菜的,只吃肉。每天都吵着要吃肉肉。”妈妈刚出走那会儿,浩浩变得沉默、敏感、怕生。他再也没有说,自己想吃肉。“有时候看他没事,就坐在那里发呆,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。”李少刚说,浩浩开不得玩笑,一说要把他送走,就很伤心。“我去上厕所,他也要在外面守着。隔几秒钟喊一次‘爸爸’,如果不回应他,就开始大叫。”浩浩的这种状态,让李少刚越来越担心。流浪的日子,李少刚晕倒过两次。这是浩浩最害怕的时候。“有一次在晋江,我晕倒了,他就吓得一直抱着我大叫。还有一次在法院,救护车要把我拉走时,他拉着我的衣服,号啕大哭。”李少刚说,孩子没有安全感,很怕分离。而且,少了一些天真烂漫,变得乖巧懂事。“别人给的东西他舍不得吃,必须一人一口。”李少刚最大的愿望,就是自己能够赶紧恢复劳动能力,再给孩子一个家。可是,看着自己几近残废的右腿,李少刚心如刀绞。“7月份我回医院问过,足跟部需要取肋骨来补。”李少刚说,如果手术的话,现在的自己,根本无力承担费用。而且,足跟手术后,仍需约1年的恢复期,才能康复走路。“能走路了,虽然做不了重体力活,但至少能做一些轻点的工作,把孩子养大。”昨日下午,海都记者带着父子俩,吃了一顿饱饭,又送他们去泉州市救助站,暂时安顿。可是,这一刻的饱餐过后,下一刻又不知将在哪里漂泊。如果您愿意帮助这对落难的父子,请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,与我们取得联系。(东南网(微博))>相关的主题文章:

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.

Comments are closed.